香港集運公司 > 威海要聞

《農民日報》關注威海:一步妙棋“滿盤活”

2020-10-24 編輯: 宋倩

 

     去年,山東省威海市榮成市高標準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,用時7個月即拆除村莊各類違建11萬處,村容村貌煥然一新,先後獲得國務院2019年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成效明顯激勵縣和2019年全國村莊清潔行動先進縣等“重頭”榮譽。

      “不是靠投入,不是靠硬推,靠的是用好‘信用+’這一招,把村莊和農民都調動起來了。”成績面前,作為主要推動者,榮成市委副書記王洪曉的總結有些“出乎意料”。

      今年9月中旬,帶着疑問,記者在威海鄉村採訪發現,以“信用+”為主要抓手的信用治村理念,已在這片山海相依的土地上深入人心,換來了“村美人和業興”的發展態勢。

      威海市委書記張海波介紹:“威海從2012年開始在全國率先啓動信用體系建設,2019年以來把信用建設深度嵌入鄉村治理全領域,與農村黨建、新時代文明實踐、環境整治和產業發展等鄉村振興中心工作相結合,用‘信用+’穿針引線,着力消除村級‘法律管不到、道德管不了’的治理盲區,在廣袤鄉村迸發出強大的生命力。”

      從信用立市到信用治村,建立自治、德治、法治與信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

      今年以來,定期查查自己的信用積分,成了文登區高村鎮慈口觀村農民的新習慣。“在村裏,這積分跟福利掛鈎不説,它更是咱莊户人的臉面。出了村,無論是坐汽車、上醫院,還是進公園、辦貸款,積分高了都能有優惠。”村黨支部書記馬升海告訴記者。有了信用積分這個抓手,馬升海感覺工作好乾多了。原先,村裏的兒女不孝順、鄰里不和睦、環境衞生不乾淨等不文明行為,治理起來感覺“無處下手”;現在,這信用積分能夠獎優罰惡,就是村民的第二張“身份證”,做好事加分,有惡行減分,村裏想抓什麼工作,一推一個準。

      鄉村治理,在自治、德治和法治的基礎上,威海為何又加上信治?

      一方面,威海全域有信治基礎。據市長閆劍波介紹,威海自2012年推進信用體系建設起,就以“信用立市”為原則,不斷健全完善信用標準體系、監督體系、信息化管理體系和獎懲體系。威海市和榮成市獲批全國首批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範城市,在全國綜合信用監測中,分別位列全國地級市、縣級市首位。

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威海鄉村有信治條件。近年來,威海通過在鄉村推廣村級黨組織書記選優配強、法律服務進村和成立村級議事會、紅白理事會組織等做法,鄉村治理體系不斷健全。然而,鄉村還存在不少“法律管不到、道德管不了”的盲區。

      萬事俱備,只待實招。2019年以來,威海先後出台《信用“五進”工程行動計劃》《農村居民信用積分評價辦法》等制度文件,明確農村居民信用管理採取“積分評價、星級管理”的形式,由市區社會信用中心負責指導、協調信用管理系統建設等環節,由鎮街負責管理維護等環節,由村級負責採集、評價等環節,並在全市範圍內建立聯獎聯懲機制。

      就這樣,自治、德治、法治和信治,逐漸在威海鄉村擰成了一股繩。

      加分減分都有“學問”,在基層實踐中創新完善信用採集、評價和獎懲機制

      榮成市王連街道東島劉家村,是威海市信用治村的發源地;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馬軍峯是街道信用治村從試點到推廣的“總工程師”。

      “鎮上馬主任駐村指導,咱村班子先統一意見。然後是拿出獎懲辦法,哪些事加分、哪些事減分、加分有哪些好處、減分咱怎麼懲戒,都給大家夥兒講清楚。再就是成立組織,把好評價考核這一關,讓大家夥兒服氣。”村黨支部書記劉俊軍説。

      然而,推進起來還是問題“一籮筐”。比如,好人好事是最主要的加分項,於是就出現了好事“轉圈幹”現象:幾家人互相幫着種地,都來要求加分;以撿手機為代表的拾金不昧行為,成為“日常現象”……

      “最關鍵就是這個評價體系,一定要科學合理,讓人服氣。然而,好人好事不好界定,最大的抓手該是什麼呢?”馬軍峯帶着村班子開了好幾次會,就是定不下來。“推進誠信建設和志願服務制度化”,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的這句話,讓馬軍峯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  於是,參加村裏統一組織的志願服務,成為了東島劉家村最大的加分項。很快,紅先鋒、巧工匠、美廚娘、好家園等14支志願服務隊在該村陸續成立,紅馬甲自此成為村裏最靚的風景,鄰里和睦清潔家園成為常態,給老人洗衣做飯成為習慣,村裏處處潔淨處處美,文明新風撲面來。

      好做法還要巧推廣。榮成市將志願服務、捐款捐物等12種優秀表現以及村容村貌、公共秩序等47種不良行為納入信用積分管理,建立“信息員採集、村議事會審核公示、鎮街徵信辦上傳”的運行機制,為全體村民建立信用檔案,基礎分為1000分。開發遊覽出行、醫療養老等激勵產品102個,確定評先選優、補貼發放等多種反向約束事項,直接影響村民衣食住行;設立信用基金2200萬元,用於激勵信用典型和扶持經濟薄弱村。

      文登區為讓信用盡快深入人心,村“大喇叭”吆喝、融媒體中心傳播和莊户劇團表演齊上陣,讓“講文明、掙積分”成為村民的潛意識,讓信用模範“有臉面、得實惠”,很快就把村民的熱情調動起來,把集體的事當成自家的事一樣“上心”。

      用活用好“信用+”手段,充分放大信用治村在鄉村振興中的助推效應

      9月19日,榮成市人和鎮北齊山村的陳喜妮,一大早就催着兒子開車把她送回農村老家。“俺是村裏美廚娘志願服務隊的隊員,今天輪着俺和兩位鄉親給村裏老人蒸饅頭、做中午飯,可不能晚了耽誤事。”陳喜妮笑着告訴記者。

      在威海,通過“信用+志願服務”方式,已有419個村莊運營起“暖心食堂”,有村民捐肉捐菜,有志願者蒸饃做飯,老人每天都能吃上一頓免費的熱乎飯,凝聚起了鄉村大愛。

      在推進鄉村振興進程中,威海市農業農村局局長周華切實感受到了信用治村的好處:“通過‘信用+黨建引領’‘信用+環境整治’‘信用+網格治理’‘信用+志願服務’‘信用+合作經濟’等舉措,威海逐漸形成了‘村莊比學趕幫超、村幹部帶頭做榜樣、村民齊心美家園’的發展局面,鄉村振興呈現出一招對路‘滿盤活’的發展態勢。”

      威海通過信用評價體系助力基層黨建創新,讓黨員幹部衝鋒在前,矛盾化解由難變易,在鄉村振興進程中形成了“‘兩委’幹部帶頭、黨員緊隨其後、村民代表跟上、農民全面參與”的推進氛圍。

      環境整治是鄉村振興的首場硬仗。據市農業農村局黨組成員張輝介紹,以前,農村亂搭違建等問題屢禁不止,治理阻力大;如今,通過信用治理,迅速形成了“一子落定、滿盤皆活”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網格化是鄉村治理的重要抓手。威海將個人信用與網格獎懲、羣眾榮辱掛鈎,倒逼形成互幫互助、你追我趕的風氣,帶來了“小事不出格、大事不出村”的治理效能。

      威海全面推進村級黨組織領辦合作社,將信用評價與黨組織引領功能、合作社抱團優勢、農民盼富願望有機結合,紮實推動土地規模經營,取得了明顯成效,信用建設已成為農村改革與發展的有力推手。(來源:農民日報)